【機智監獄求生日記】檻中人/小心,社會上的公司啊


【機智監獄求生日記】檻中人/小心,社會上的公司啊

小心,社會上的公司啊。圖/翁靖雅

擋不住的紅斑

皓皓滿臉真誠地說:「明天要去『公司』報到,看看有什麼要我做?」我的心揪了一下。

明眸、皓齒、紅脣,燦笑起來,囚服也藏不住青春陽光,在監獄關了兩年逾十一個月,期滿出獄,二十三歲的他,看起來只有二十歲。衣領遮不住脖子上的紅斑,雖然不上臉,但像青春痘疤般的圓點,全身逾百點,相當刺眼。

「出去就會好了。」皓皓說在地水質太差,猛擦乳液、狂洗被套、被單,室友也狂擦地板,漂白水用得兇,也擋不住身上冒紅斑。醫生也說,「出去就會好了。」但有位刑期九年的收容人迴應:「問題是,我纔剛關兩個月啊!」流行病學或公共衛生專家,真該來這裡,爲這羣穿着囚服的國民調查病因是什麼?水質?個人衛生習慣?甚至有獄友以瓶裝礦泉水洗澡,也擋不住皮膚病上身。

皓皓的紅斑影響不小。十五歲懷抱星夢獨立生活,未曾伸手向家裡要過生活費,當起臨時演員。在知名偶像劇得到特寫鏡頭,飾演到院前心跳停止的患者,無線電視臺不斷重播劇集,舍友看過好幾回,每次都引發騷動。原來經紀公司幫他爭取到擔當男主角跟班的角色,會有不少臺詞,隨着到案執行,只能向劇組不告而別,最後不了了之。現在全身紅斑,星路就更無以爲繼了。

「出去」就會好嗎?

獨立,其實是無可依靠。皓皓的爸爸只大他十五歲,媽媽又大爸爸兩歲,是個標準的「小」家庭,一家人年紀都太小。爸爸遊手好閒,無惡不作,外公擔心影響孫子,要求小倆口離婚。「原本以爲爸爸遲早被關,沒想到是我。」皓皓澄澈的眼神,很容易與人交心。

當時連續七天口袋只有十三元,吃光了在超商打工時店家拋棄的即期食品,還是餓。未滿十八歲不能分期付款買機車,便把機車登記在女友名下,女友選擇把機車和共同生活中值錢的東西全帶走,留下待付的房租和滿室凌亂。他接受了朋友慫恿,沒有向媽媽開口求援,這個網路上認識的朋友,花了一週說服皓皓擔任車手工作,去提款機領錢後,把錢丟包到指定地點。才三天就落網,判決認定犯罪所得七千元,爲了爭取法官輕判及假釋機會,終究還是得央請媽媽出面貼了十五萬元和被害人和解,但最終仍服刑期滿未獲假釋。

「如果當初就跟我媽開口,就不用進來了。」皓皓打開話匣子,接下來卻令我揪心無言。我甚至懷疑,真的「出去」就會好了嗎?「我剛來,一無所有,還好有『公司』大哥照應,當了公差,也不用擔心開銷。」「現在餐飲業缺工,薪水漲到三萬五千元,你可以試試。」「不夠用,我一天餐費一千元,還要弄臺機車,這薪水養不活我。」「那怎麼辦?」「我和我媽有共識,可以走偏門,但不可以違法。」「有這種門路嗎?」「有啊,明天要去『公司』報到,看看有什麼要我做?」

天山牧场

皓皓口中的「公司」,就是照顧他的大哥在社會上的堂口,我花了半天勸他千萬不要。雖然,接下來的故事,我也很想知道,但緣分至此,只能互道珍重。

债务纠纷遭砍 男子手臂皮开肉绽血流如注

Google加強與NVIDIA合作 增加H100晶片雲端超級電腦

武荖坑永续乐园 医护免费入场

南投「台版青瓦臺」|寶湖宮地母廟好靈!大老闆朝聖好運來

楊凌 傳

備戰下周大新店清明掃墓人潮 接駁車、交通管制一次看